橘子汽水味爱情

平行世界的山花要一直幸福

睡前纪念一下今日份的快落


你说你喜欢每一座城市都是一句晚安,你说你喜欢海却不喜欢山,你说你看到了这些就会对我微笑,所以我在等你。

*今天的花花太过可爱了

*偷花小分队(1/10)

*“相信我吗?”“相信”

*魏了爱✘白梦想

*壁纸

*p1    白小爷在线狙击你的心

*p2     狄仁白✘魏将军

*惊天拉郎顾南衣✘魏将军

《明星大侦探之京城遗梦 七》

cp避雷预警


民国富商瑜✘爱国军人洲


富家少爷白✘文人作家魏


沉稳管家撒✘一族之长何


真相还原


黄景瑜没想到他还能见到许魏洲,他只知道父亲去的时候给了他两个托付“兴门楣,找失弟。”
他一直都知道自己的杀父仇人是谁,只是他那个时候太弱小,有家族的生意要照看,有弟弟要找,无法报仇。至于他的那份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还是不说了吧!时间长了总会忘的。


刚刚分开的那几年黄景瑜总是做梦,梦见许魏洲骂他言而无信,临阵脱逃。后来时间长了就梦见许魏洲和他在军营的日子,一起训练一起挨罚,一起交谈一起约定保家卫国。到最后就只剩许魏洲在一片紫藤萝花海之间看着他,笑着,连话也不说了。


黄景瑜知道自己是不应该思念许魏洲的,因为许魏洲是他的亲生弟弟。


他又应该是最应该思念许魏洲的,因为许魏洲是他的亲生弟弟。


他派人去查过那个叫许魏洲的士兵去哪里了,派出去的人回来报说军营里没有许魏洲这个人,他的资料是假的,已经被有心人抹去了。至此他与许魏洲的联系彻底断了,那人似乎是恨毒了他,一点点东西都不肯给他留,一点点线索和希冀都不给他。


但是黄景瑜给自己找了个不能拒绝的理由,许魏洲是他的亲生弟弟,自己总要找到他,对他好,对得起自己也对得起父亲。因着这个由头,加上他依稀记得许魏洲似乎对他说过自己想要去北方参军,黄景瑜就往北方的军队一路打听。他在做生意的间隙,支援军队,捐赠药品,慢慢的竟也做一些军火生意,认识了一些军方的长官。在和对方谈论的时候总是会不经意的提起“您有没有在您的军营见过一个比我矮两厘米,大眼睛,厚嘴唇,欧美脸,很白的人”


“哦?敢问是黄老板的什么人呢?”对方捧着茶杯端详着他。


“是……我的一个朋友”黄景瑜缓缓的说“很重要的朋友”末了补了一句。


就这样找了八年,什么消息都没有,1940年临近新年,他接到了甄老板的合作邀请,弟弟没找到
他要先完成下一个任务了,八年来用心把自己家的生意做大做强,为的就是引来甄老爷的合作消息。


6月15日,黄景瑜坐在自己的书房,外面下雨了,隆隆的雷声,时不时有几道闪电划过,黄景瑜没有开灯,指尖拍打着手下按着的一叠纸,沉默不语。又一道闪电划过,照亮了黄景瑜的脸和最上面的一页纸,上面是许魏洲的一张照片和黄景瑜手下的人查到的资料:


“甄洲,24岁   甄家二少爷”


“呵呵,甄家二少爷”黄景瑜突然冷笑出声“那我是不是还得感谢你用假名字骗我,然后躲在北平这么多年,还得感谢仇人把你养大啊?”


“来人,准备一下,北平的甄家约我们谈生意,明天出发。”黄景瑜说着把手里的资料扔进了火盆。


那就看看吧!看看自己这些年心心念念的弟弟。被自己的仇人养成了什么样子。


在赴京的火车上,黄景瑜小憩了一会儿,再睁开眼的时候发现自己对面的人甚是眼熟。不一会儿再次闭上眼睛的时候脑子里已经想到“魏作家,甄家管家的儿子,在国外读书。”


“有意思”黄景瑜闭着眼睛想。


踏入甄家大宅,甄老爷早就在等着了,看见黄景瑜来了赶紧迎上来,与黄景瑜称兄道弟,黄景瑜一边敷衍着,一边打量着四周的环境。入座后,黄景瑜捧着茶杯一边喝茶一边和甄老爷聊一些无聊的问题,不一会儿就听见甄老爷喊“洲洲,快过来,家里来客人了。黄老板这是在下的小儿子,见笑了。洲洲,这是黄老板”


“黄老板好,在下甄洲”洲长官礼貌的向客人问好。


“你好啊”黄景瑜抬起头来,见到了那张他心心念念八年的脸,按捺着心里的狂喜,无视了洲长官脸上的震惊,面上平静的回答“令郎真是一表人才,做的又是保家卫国的事,黄某真是惭愧,如此清风霁月的疏阔男儿,竟今日才得一见。”


黄景瑜想着自己这演技真的不错。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说完这段话还能从容的低头喝一口茶。


“谢黄老板赏识”洲长官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既已见过客人,儿子军营里还有公务,就不打扰了。孩儿告退”说完象征性的向黄景瑜拱了拱手就退出去了。黄景瑜看着他这架势,怕是再待下去洲长官就要拔枪给自己一枪了。低头笑了,还是没变,还是那副傻样子。


“黄老板笑什么?”甄老爷端起了茶杯


“没什么”黄景瑜继续和甄老爷打太极,一盏茶的功夫什么也没谈下来,甄老爷只能提出让黄老板在北平住几天,黄景瑜也顺势答应了。


“少爷,那魏作家回来之后住进了附近的一家客栈,安顿好了之后就秘密见了亭少爷”派出去跟着魏作家的人在黄景瑜回到房里的时候向他汇报


“继续盯着就好,不用惊动他们”黄景瑜吩咐道“甄老爷,你看看,你的这个宅子,可有意思了呢!”


在房间里转了一会儿黄景瑜终于想到他是应该去逗逗自己家的猫了。从后窗户翻出去,轻车熟路的往洲长官的办公室摸去。没一会儿就站在了洲长官的后窗前。从窗户缝向里面看去,发现屋里的人果然在生气,用毛笔练“静心”二字已经铺了一桌子。


黄景瑜利索的翻开窗子落地,洲长官看都不看就把手里的毛笔扔了出去,黄景瑜没躲,任由笔端打到了自己的胸口。


“啊!”黄景瑜捂着胸口喊了一声。


“怎么了?少爷”门外侯着的下人赶紧敲门问怎么了。


“没事,我刚刚打老鼠被老鼠咬了一口。”洲长官看着黄景瑜恨恨的说。


“那,少爷……”下人似乎还想说些什么


“没事,你先下去吧!这里不用你了”洲长官把人赶了下去。


洲长官抬脚向黄景瑜走去,拿脚踢了踢黄景瑜的背“喂,你没事吧!别装死啊!”


黄景瑜依旧蹲在地上,不说话也不动。洲长官半信半疑的蹲下来查看黄景瑜的伤势,谁知黄景瑜这厮动作快的很,倒进他怀里就抱着不撒手了。


“有事,我不行了,洲洲,你可得负责”


“滚”洲长官干脆利落的把人甩开,站起来就是一拳对着面门招呼。


“好你个黄景瑜,可着我一个人欺负”说话间又是一拳。


“你是不是除了骗我就不会干别的了?”黄景瑜不敢还手只敢躲着,洲长官招招凶狠。下的都是死手。饶是黄景瑜武功再高也顶不住了。


“洲洲,我错了,你别打了,再打下去你还没找我算账我就被你打死了”黄景瑜脸上已经有红痕,嘴角也沾了血。心知不能再这样打下去。遂伸手接住洲长官打过来的拳,向后一扭,将人转了个身圈在怀里。拼了所有的力气死死箍着不放手。


“我留你一条命,撒手”洲长官实在挣扎不开,心想这人不是有病就是实在怕死。于是只得服了软,被一个大男人圈在怀里什么体统。


黄景瑜不是有病也不怕死,只是单纯的想占便宜而已,说到底洲长官没说错,黄景瑜这厮除了骗他便不会干别的了。


在洲长官答应了黄景瑜不动手不喊人听他解释这一系列不平等条约之后,黄景瑜终于是放人了。许魏洲从黄景瑜的怀抱里出来,回头就坐到椅子上给自己倒了杯茶,打也打了,骂也骂了,他也想听听黄景瑜怎么说。


等黄景瑜把除洲长官是他弟弟这件事之外的所有事情说完时外面已经将近黄昏了。洲长官手里的茶已经凉了许久了。


“就是这样,我这些年一直都在找你。一路向北,既期盼着有你的消息,又希冀着没有你的消息,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不是吗?”黄景瑜说着走过去把端着一杯凉茶缩在椅子上的洲长官圈在怀里“我好想你,洲洲”。


“二少爷,老爷叫您过去吃饭”门外响起仆人的声音,适时打断了洲长官想要靠在黄老板怀里的动作。


“一边去,一会儿下人去你屋里找人找不到,看你怎么圆。”洲长官从黄老板的怀里挣扎出来,把茶杯放下就开始赶人,就好像刚刚猫一样温顺的人不是他一样。


“我就说我被二少爷扣了做二少奶奶”黄老板一边翻窗一边嘴贫。不出意料的后脑勺挨了一个纸团。


黄景瑜回到房间,正好赶上仆人来请,整了整衣服就跟着仆人走了。到了饭厅发现他竟然是来的最早的,只有甄老爷在等他,黄景瑜一边敷衍着甄老爷的问题,一边想着洲长官怎么还不过来。
“亭,快过来见过客人”甄老爷的声音突然拔高了一个度。黄景瑜抬起头一个清秀瘦高的年轻人撞进他的眼睛里。


少年看上去左不过二十五六,白的发光,金丝圆片的眼睛后面是一双清澈妖治的双眼,体现着算计和深沉,眼尾一颗泪痣仿佛是从眼中的黑中晕染出来的,一身得体的定制西装把他近乎完美的身材比例衬托出来。少年虽体型清瘦但身姿挺拔,一双手右手拇指有枪茧,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单纯的富家少爷。


“黄老板好,在下甄亭”亭少爷向黄老板伸出手


“幸会,幸会”黄景瑜伸出手,不动声色的加大了手劲,观察着对方的神情。


“我来晚了,给各位道歉”正说着洲长官从外面走进来了。黄老板亭少默契的转身松开了手。洲长官这时已经换下了军装,穿了一身便装,一袭蓝色长衫,胸前几只白色仙鹤栩栩如生,头发向后梳去,露出光洁的额头。黄景瑜有那么一瞬间的失神,但很快反应过来,应着甄老爷的邀请入座,开始吃饭。


“这顿饭吃的着实累”黄景瑜回到房间之后一边松开领带一边对林枫松说。林枫松是他的心腹,从小一起长大的。这次他带了不少人过来,都是有林枫松负责安排调配。


“上次让你去查魏作家和亭少爷的事,查的怎么样了?”黄景瑜给自己到了一杯茶,按了按眉心。


“魏作家的心上人就是甄家三年前去世的大小姐甄静,这亭少爷不想让魏作家伤心,一直瞒着,照目前这个情况看,应该是瞒不住了。”


“还有一件事,甄老爷似乎已经知道了小少爷的身份”林枫松观察了一下黄景瑜的脸色,试探着开口。


“什么?”黄景瑜一下子捏紧了手里的茶杯“那我们的呢?”


“少爷放心,这些年我们几乎算是白手起家,就等着他钻套儿,怎么可能让他查出来。我估计他是查到了小少爷的玉佩。”


“行,知道了,这两天叫人盯紧了姓甄的,洲洲那边也要多派些人手”黄景瑜松开了杯子,开始思考,缓缓开口“去查一下一个人”


“少爷吩咐”林枫松福了福身子


“甄家大少爷——甄亭”


后半夜的时候黄景瑜从后窗户翻出去把甄家翻了个底掉,摸清了情况之后准备回房睡觉。路过洲长官房间的时候又改变主意了,从后窗户翻进去,蹑手蹑脚的走到床前,刚刚掀开被子钻进去,额头就抵上了一把枪。


“黄老板,大半夜不睡觉这是干嘛呢?”洲长官瞪着老大的眼睛瞪着他。


两个人面对面的躺着,黄景瑜一点也不怕,就这枪抵着额头的姿势又往前蹭了蹭,往洲长官怀里钻“我梦游”


洲长官没办法只得先撤了枪,把人往外推“滚回你房间去”。


“洲洲,我真的累了,特别累,你就让我睡觉吧!”说着就抱着人不撒手了。


洲长官看着怀中睡得像大型犬似的人心里不清楚是什么感觉,这人,明明是他半夜往自己房间里跑,怎么到头来成了自己扰了他的清梦,自己怎么就对怀里这人这么没有原则呢!这些年来本来都打算如果再遇见这人必定要打的这厮头破血流跪地求饶不可,可是白日见了面又心软了,下手的时候招招不敢往要害招呼。哎,这辈子就栽到他手里了吗?


洲长官心里乱七八糟的想着,手里却没闲着,把被子拉过来给两人盖好就着两个人抱着的姿势睡了过去。


后两日黄景瑜表面上寸进尺缠着洲长官陪着他逛北平。实际上计划一刻也不敢耽误。他的手下查出亭少爷从小就有一个教武艺的师父,这个师父现在是地下党的一个小头目,不用说亭少爷现在干的也是枪口上舔血的日子。至于那个魏作家,表面上是个作家,实际上在外国就加入了进步组织,黄景瑜表示这一个两个的都不省心,中华民族的未来的一半希望都在这个宅子里了吧!


“你刚刚说魏作家什么时候回来?”黄景瑜问旁边的林枫松


“明天早上”后者赶紧走上前来回话。


“那今天晚上必须动手,你不是说他连魏作家也要干掉吗?既然如此他肯定会提前对洲洲动手,要不然都回来了怎么动手他傻吗?”黄景瑜摆动着自己的眼镜。


“可是少爷,既然我两天前就查出他要对小少爷动手,为什么他到现在也没动手”林枫松给黄景瑜到了一杯茶往前推了推。


“因为我这个外人兼合作伙伴还在啊!这么多钱他又不傻,要不是魏作家要回来,我不走他是不会动手的。”黄景瑜不爱喝茶,之前都是洲长官给他泡茶,他只是端在手里把玩,等到茶凉了再放下来。后来就养成习惯了,干什么都喜欢拿杯茶在手里转。“你先下去吧!有什么事儿告诉我”


“是,少爷”林枫松恭敬的往后退正好和一个冲进来的人撞上。两个人都倒在了地上。


“对不起,对不起”那人一边站起来一边道歉。


“不碍事的,怎么了?这位小兄弟,有什么事吗?”黄景瑜强忍着笑意把手里的茶杯放下看向来人。


来人并不高,穿着一身军装,看样子也不大,白白净净的,军帽刚刚被撞掉了现在戴的不太正,几缕呆毛钻出来,眼睛不大却有神,现下犯了错误表情委屈的紧。小心翼翼的开口“我们长官请您过去”


“原来你是洲洲身边的人啊?我知道了,谢谢你啊,你叫什么名字啊?”


“卑职是洲长官的副官,耳东陈,单名一个稳字。”陈稳向黄景瑜拱了拱手。


“可你可是一点都不稳”林枫松摔得挺疼,现下得着机会就往回怼。


陈稳或许是因为是军人加上自己理亏所以并没有为自己辩驳,行了个礼就出去了。


“你看看,你吓着人家孩子了”黄景瑜刚刚放下的那杯茶凉了,又给自己换了一杯。


“他还摔着我了呢!少爷你怎么向着外人”林枫松抢过黄景瑜的杯子给他换了杯新茶。


“好了,我去看看洲洲,你去忙吧”黄景瑜习惯性想从后窗翻,但是又想到自己这次可是正经八百的收到了邀请,所以昂首挺胸的从正门出去了。


“幼稚”林枫松嘟囔了一句,跟了出去。


林枫松觉得自家少爷的情绪不太对,按理说见了洲长官不应该阳光灿烂,兴高采烈,得道成仙吗?现在冷着一张脸是怎么回事?吵架了,刚想去劝一劝突然接到了手下人的消息,赶紧上前一步对黄景瑜说“少爷,不好了,魏作家提前回来了,现在就在餐厅呢!”


黄景瑜暗叫一声不好,戴上眼镜拔腿就往餐厅走。甄老爷不可能让两个想杀他人都活着,魏作家回来的越早甄老爷对洲洲下手的几率越大,刚刚洲洲找他,听洲洲的意思,似乎已经知道了甄老爷要对他动手,现在几路人马都在行动,事情越来越不受控制,他必须要更加谨慎,千万不能出问题。


到了餐厅,黄景瑜发现自己这次倒是来的晚了,宅子里的人悉数落座,连一向神出鬼没的撒管家都出现了,静静的站在甄老爷身后。黄景瑜心里冷哼一声,心道“姓甄的你要是知道这一桌子人都想杀你怕是绝望的都想自我了断了吧!”面上却没什么表示,只是走过去坐下,嘴里道着歉说来晚了,眼睛倒是把这桌子人扫了一遍,端正斯文的魏作家,笑容轻佻的亭少爷,还有他的小猫洲长官。甄老爷站起来说着祝贺魏作家顺利毕业,大家举杯庆祝,所有人都站起来举杯。


“啪”的一声,所有的酒杯撞到了一起。所有人都到齐了。


吃过饭之后黄景瑜就潜伏在花园里甄老爷的房间后窗户外面找合适的下手之机。


撒管家一直在和甄老爷说话,好不容易走了。黄景瑜利索的把自己的眼镜拆了把弩组装好。抬眼一看发现亭少爷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了,原来刚刚撒管家是去请亭少爷了。


“父亲,您找我”亭少爷还是那个懒懒散散的样子,进来就往沙发上一靠。“父亲找我来有什么事吗?”


“你,心知肚明”甄老爷看见他这副浪荡样子也不恼“你这几天干过什么,这几年在干什么我都知道,你别忘了你是谁儿子!”


“是,我是不如您,我连自己的妹妹都保护不了”亭少爷闻言也坐正了身子。“所以,我完不成兄弟的嘱托,现在连兄弟的命都保不住了。”


“兄弟的嘱托?”甄老爷仿佛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我不是帮你去了一个心腹大患吗?甄亭,这么些年我是给你养了个兄弟还是养了个姘头你心里清楚!我为什么要让你们妹妹找一个上门女婿你心中有数,你自己不能给我开枝散叶现在有脸怪我!”


还有这么一个事儿呢?黄景瑜趴在窗户上感叹世事无常,这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还真是好故事,仔细想想这世间事可比哪些话本子有趣多了。


“你……”亭少爷一时气急,说不出话来。


“你想让魏作家活着,就帮我做一件事,事成了我可以不杀他”甄老爷似乎很满意亭少爷现在的反应。


“什么事?”


“帮我杀了洲”


“哈哈哈,哈哈哈”这次轮到亭少爷笑了“我要是这么干了,怕是连我都得死吧!爸爸,您真的是太有意思了”亭少爷站了起来,头也不回的往外走。


“也太恶心了”亭少爷出门前又补了一句。下一秒脚边就炸开了一个茶盏。


在窗边的黄景瑜看着亭少爷走了出去,又看了看正在给自己顺气的甄老爷,轻轻的抬起弩对准甄老爷的后脑按了下去。对亭少爷的背影说了句“小伙子这个就当是送给你的见面礼了”然后跳到地上往洲长官的房间走去。


洲洲,没有人再可以伤害你了以后我再也不骗你不离开你了好不好?


洲洲,以后我保护你,你不要再离开我了好不好?


洲洲,我完成了父亲对我的期望,以后我的人生除了你就还是你了。


洲洲,我爱你


正想着,抬起头,洲长官打开了门。



end



*因为是真相公开所以是以凶手视角写的。而且以前打的tag也都打了


*许魏洲不是黄景瑜的亲生弟弟,魏作家才是,所以不是骨科


*“许魏洲”这个名字是洲长官在军营里用的化名。


*这个系列还没结束,希望大家不要忘了我,嘻嘻


《明星大侦探之京城遗梦 六》

真相公开

“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四个老玩家已经开始每次的哀嚎。

“你们每次都要这样吗?”黄景瑜笑着问

“对,哈哈哈哈哈哈哈”

“来,请公布”何老师抱了抱肩膀对导演说

“《明星大侦探第六季第二案  京城遗梦》中,获得最多指控的嫌疑人到底是谁?有一位玩家获得了一票,那就是魏作家”

魏大勋上前一步,“谁那么蠢投我?”

“我”许魏洲主动上前一步

“哈哈哈哈,哈哈哈,好了原谅你”魏大勋拍了拍许魏洲的肩膀。

“下面我宣布获得O票的安全玩家”

“撒管家”

“谢谢,谢谢,谢谢大家”撒老师往前一步向大家挥手示意。

“还有一位,洲长官”

“谢谢,谢谢”许魏洲鞠了个躬。

“下面请亭少爷和黄老板往前一步”

白敬亭和黄景瑜往前跨了一步,互相看着对方。

“下面请投黄老板的玩家举手”何族长,魏作家和亭少爷举起了手。

“下面请投亭少爷的玩家举手”何族长,撒管家和黄老板举起了手。

“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

全场人看着许魏洲笑了。

“看我干嘛?”许魏洲一脸惊慌

“因为最后一票你来选啊!”魏大勋看着许魏洲的样子已经笑的挂在了白敬亭身上。

“是吗?为什么是我?这么刺激的吗?”许魏洲一脸懵逼。

“现在请洲长官向前一步”

何老师把白敬亭和黄景瑜的手放在许魏洲手里,许魏洲左手牵着白敬亭右手牵着黄景瑜,“选吧,你觉得是谁就把谁的手举起来”

“洲,你听我说,我是不可能杀他的,因为你和魏都看见我40过去了,撒也知道我那个时候和他在一起。我不可能这么蠢啊”白敬亭看着许魏洲一脸真诚

“洲洲,到现在为止没有任何证据指向我,而且我45去找你的时候我也说了是让你不要动手,如果我已经杀了他还需要告诉你这些吗?”黄景瑜解释道

“好了,洲洲就按照你自己想的。”魏大勋对许魏洲喊。

“好,三,二,一”

就在众人等着许魏洲做选择的时候,黄景瑜自己把自己和许魏洲牵着的手举了起来,“选我吧!我自首!”

大家都愣住了

黄景瑜松开许魏洲的手走进了笼子。许魏洲跟着他进去了。铁笼里的两个人和外面的四个人静静地等待着结果。

“下面我宣布各位检举犯人”

“成功!”

“凶手就是黄老板”

“我们有什么错过的关键性证据吗?”何老师问导演

“那个针到底在哪里?”撒老师问

“各位,我找到了关键性证据”白敬亭开口说道。大家都等着他的下文。

“关键性证据就是针,在最后搜证的时候我找到了黄老板房间的眼镜盒夹层里有一排针,所以我想凶器就是黄老板你的眼镜对不对?大家还记不记得刚刚开场我们四个人对峙的时候,黄老板就是用眼镜片抵着魏作家的脖子,这说明他的武器就是那个眼镜对吧!”白敬亭看向黄景瑜。

“对”黄景瑜打开笼子走了出来,瑜洲两个人挤在同一个笼子里太挤了。黄景瑜等许魏洲也出来把笼子关好才开始向众人解释,“针就在我的眼镜架里,这是一个微型弩。”

“我全程没注意他的眼镜,鲸鱼玩的好,真的玩的好”何老师带头鼓掌。

end

真相公开会单独写一篇,有几句话要说一下。

1如果黄景瑜不自首的话许魏洲也不会选他,第一关于白敬亭的暗器护腰是他和黄景瑜一起搜出来的,第二45黄景瑜确实去他房间告诉他不要动手。第三他确实没有接触到关于黄景瑜见过死者的直接证据。但是白敬亭见过死者这是毋庸置疑的,所以要是许魏洲自己选他肯定会选白敬亭的。

2黄景瑜不可能让许魏洲选白敬亭,因为第一他当初就言而无信对不起洲长官,后来杀了人之后还是去骗他,如果最后因为这个获得了胜利,这不符合黄景瑜本人的世界观和价值观。

3亭少爷会投对是因为他找到了直接性证据,魏作家会投对,是因为他本来就是逻辑推理大于直接证据,所以这也是他为什么很多时候没有证据也能投对的原因 。

4何老师和撒老师第二次投错是因为所有证据都是指向亭少爷的,两位老师是相信证据的,所以投亭少爷是正确的。

《明星大侦探之京城遗梦 五》

《明星大侦探之京城遗梦  五》

何老师和撒老师坐下之后问撒老师“你觉得是谁?”

“现在我觉得有两个人很奇怪就是亭少爷和洲长官,他们两个的计划是什么到现在也没有头绪,现在没有证据,现在我跟你说一下我为什么不可能,因为我没有作案时间,而且我的计划很明确就是下毒,我到现场的时候他已经死了。”撒管家认真的在分析。

“现在重要的是针,可以确定那个针是致死的东西,我们现在对于那个针却一无所知……”何老师说着,突然许魏洲跑了进来

“何老师,我发现了凶器”

“在哪里?”

“就在我们家花园里,树丛中,就是这只钢笔刀,这刀上有血。”

“好,谢谢你洲洲,撒老师你先去帮我找证据,洲洲你来,坐”何老师拍了拍桌子。

“何老师,您好”许魏洲坐下看着何老师。

在现场搜证的魏大勋在撒管家的房间发现了一本书,书中有关于这种针的记载“金色,较常针细,多为暗器,刺入人体后5分钟之内必死。”

“侦探你看,这说明撒管家是知道这件事情的”魏大勋说

“暗器这种东西谁会用?”撒老师问

“洲长官和黄老板,他们两个参过军,习武之人啊?”亭少爷说。

“别闹了,你不也是这方面的高手吗?”黄景瑜靠在亭少爷房间的门框上手里拿着的是在亭少爷塌上搜到的东西,一整套暗器做成的护腰。“亭少爷不也是习武之人吗?”

“找证据,找证据,看看到底谁有这种针?”撒老师在一旁说

“洲洲怀疑谁?”

“如果我哥没说谎的话,40他离开的时候我爹是好好的,45黄老板就来我的房间了,八点撒管家进去我爹就死了,那就是撒管家或者魏作家了,只有他们两个有时间”许魏洲回答到。

“黄老板到底和你说了什么?”

“他说他就是我哥哥,要我不要轻举妄动,找机会他会带我离开这里。”许魏洲老老实实的回答到

“你会不会用暗器?”

“会,但是我不善于,我是个军人,我的性格就是直来直去,即使我想杀他,我也会直接用枪。

“我知道了,去帮我把魏作家叫来,谢谢你”

“嗯嗯,我知道了”

“侦探,我来了”魏大勋一副三好学生的样子坐在那里

“刀是你刺的吧!刚刚洲洲在你房间的一件衣服上发现了血迹”何老师看了看魏大勋

“是我”既然证据已经被发现,自己又有尸检报告傍身,魏大勋自然不怕。

“什么时候干的?”何老师目光如炬。

“7.50我进去看见他背对着我坐在椅子上垂着头就直接当胸插了进去。然后把刀藏好就回房间了”

“好,你会用暗器吗?”

“我……”

“肯定会吧!你的刀某种意义上说就是一种暗器”

“就算我会,我已经用刀了,还有必要用针吗?”

“掩人耳目啊”何老师撑着下巴。

“我用自己的刀掩人耳目吗?我没有这么傻吧!侦探”魏大勋无力吐槽。

“好,你去吧!”何老师挥了挥手“等一下,回来,给我把黄老板叫过来”

“好的,侦探。”魏大勋回答的情绪饱满。

“戏精”何老师在一旁吐槽。

“黄老板,坐!”何老师坐直了身子。

“你好,何老师”黄景瑜笑出了两个小虎牙

“说说吧!你是怎么作案的?”

“我没有作案”黄景瑜丝毫不乱

“你是想杀他的对吧!”何老师步步紧逼

“对”

“那你想怎么动手?”

“我想先和洲洲相认,把他保护好之后我再动手,所以我45去他房间和他商量计划,我怕洲洲动手,因为我必须保护他。”黄景瑜说。

“好,你去把亭少爷给我叫过来”何老师看着黄景瑜离开的背影若有所思。

“亭,侦探叫你”

“来了,侦探你好”白敬亭坐在何老师面前。

“小白,有什么发现吗?”何老师问亭少爷。

“我发现现在如果从针来看就是洲,黄,我,撒,魏,都有可能”

“所以你一个都没排除”何老师无奈了

“还有,那就是时间,撒我基本相信他是八点之后的,魏我也觉得不太可能,因为他已经要用刀了,而且有绝对的把握,所以针不太可能。那就是洲和黄之间的一个,我四十离开,四十五黄去洲的房间,在这五分钟他们两个都有时间动手。”

“还有你啊?”何老师说

“我四十就回去了”白敬亭说

“你可以动完手再回去,魏是五十再去杀人的”何老师并不放弃。

“当然,你可以怀疑我,我只是提出我的想法”白敬亭回道。

“好,那我们出去说。”何老师带着白敬亭走了出来。

第二次集中推理,搜证后,6名玩家总结推理思路。

“好,大家辛苦,我们来分析一下”何老师说。

“现在只能从时间线看,现在有时间的就是洲,黄和亭”撒老师说

“洲呢,他是唯一一个可以看到别人的行动轨迹的人,他可以看到亭出去和回来,而且这个针是五分钟时效,黄老板是45去的,他完全有时间。”白敬亭分析道。

“你和黄也有可能,你们都有时间,而且都会暗器”何老师说。

魏大勋好像累了,恹恹的没说话,靠在白敬亭身上。听大家叽叽喳喳的说话。

“好,那我们投票吧!祝各位好运!”何老师带着大家一起投票了。

单独投票,玩家逐一进行非公开投票

撒管家“现在最重要的是针,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人发现针,现在我就在黄和亭之间纠结。到底是亭走之前给了他一针呢?还是黄给了他一针之后去找的洲呢?不管了,反正我是明灯。”

何族长“现在因为没有直接性证据所以只能凭直觉,那就你吧!”

黄老板“时间,凶器都有,那就是你”

洲长官“我哥哥肯定不是,那就是你吧!”

魏作家“就是你了!”

亭少爷“所以我们要找直接性证据比去研究时间更重要。所以我最后发现我们之前一直遗漏的东西,所以,凶手就是你吧!”